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動態> 內容
我的太姥
發布時間:2021-03-03     閱讀量:

我的太姥于1912年出生,在她18歲那個花一樣年紀的時候,從城里嫁到了馬家田,結婚不到一年就懷上了寶寶,正是如膠似漆甜甜蜜蜜,太姥的人生充滿希望之際,一個晴天霹靂卻降臨到了這個不幸的家庭。那時的四川農村,到處是抓壯丁的,太姥爺也不幸被抓走了,太姥爺這一去,便再也沒有了音訊。太姥獨自一個人拼著命生下了一個女兒,也就是我的外婆。

在那個年代,年紀輕輕就寡居了,還帶個女兒的小媳婦,在農村里是很難生存的。那個時候,女娃的命比土還要輕賤。慢慢地也有些人來勸她,女兒就是賠錢貨,況且她又沒了男人,怎么過日子呀!她還這么年輕,以后的日子還長著呢,還是把女兒送人或者干脆丟了,重新再嫁個好人家。但她卻覺得既然生了,就要負起這個責任,女兒又怎么樣,她也要盡心把她養大,只要自己還有一口氣,就決不讓孩子挨餓。于是她咬了咬牙,又帶著女兒回到城里,跟著她的父親學做煙花爆竹來賣,來養活女兒。

又過了幾年時間,太姥的二嫂二哥相繼去逝,留下了一個孤女。那個時候,太姥也只是勉強糊口的境況。但這樣的她,卻又做了一個令所有人都覺得傻透了的決定——收留她的侄女。為了這兩個女兒,她再也沒有過嫁人的念頭,只一心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。

都道說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,老天爺卻并沒有憐惜這個可憐的女人。兩個年幼的孩子都相繼得病,女兒得了眼病,侄女得了中耳炎,又因為舊社會醫療條件差,兩個孩子病情不斷惡化,一個眼睛瞎了,一個耳朵聾了。

這接踵而來的苦難卻并沒有壓垮她,她不僅憑借一己之力,自己一個人帶大了兩個殘疾女兒,還為兩個女兒的婚事費心盡力,為她們都招到了女婿,盡力讓她們的后半生也有一個溫暖可靠的港灣。但是她也沒有就此卸下母親的責任,過上安享清閑的日子。在女兒成親后,因為女兒眼疾的問題,她不僅承擔了所有家務活,還繼續幫著女兒推豆腐賣,一日也不曾停歇。后面女兒生育的五個子女也都是由她一手帶大,以她柔弱的身軀,撐起了一個四世同堂的家族,直至92歲去世。

太姥去世的時候,我也有18歲了。記憶里的太姥,是個極其溫柔的人,從來不跟人吵架。為人和氣,在鄰里間口碑極好,對我們這些小輩們更是照顧疼愛有加。從長輩口中聽到的太姥這一生的故事,我感到既驚訝又心酸。在那樣的舊社會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孤女,想想都覺得非常艱辛,但她竟然不僅把兩個女兒都養大了,還養得這樣好!

她如蒲草一般堅韌,耗盡了自己漫長的一生,只為書寫好“母親”二字。就像一條靜謐深邃又極具生命力的長河,一路蜿蜒向前,巨石不可遏,沙漠不可涸,涓涓不息地流淌著,直到將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名叫“兒女”的這片海。在我心里,我的太姥便是這個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女人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馬秋瀅/文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公司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經濟開發區信息產業基地林溪路188號

聯系電話:0871-67419925

芒果乱吗一区区三区四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