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動態> 內容
寫作,是一件很酷的事
發布時間:2020-12-07     閱讀量:

大約小學二年級的時候 ,看過一本書,叫做《聲律啟蒙》。里面有段文字是這樣的:

“云對雨,雪對風,晚照對晴空。

來鴻對去雁,宿鳥對鳴蟲。

三尺劍,六鈞弓,嶺北對江東。

人間清暑殿,天上廣寒宮。

兩岸曉煙楊柳綠,一園春雨杏花紅。

兩鬢風霜,途次早行之客。

一蓑煙雨,溪邊晚釣之翁。”

那個時候雖然讀不懂文辭的具體含義,但是覺得好酷啊,一下子就能感受到滿滿的俠女風。從此之后,我便愛上了這些古詩詞。雖不求甚解,但每每讀起,必定心曠神怡、飄然若仙。

小時候外婆家后有一片竹林,我常一個人坐在林子里看書,應著風吹過竹林的聲響為賦新詞強說愁,故意用一些傷感的字眼來粉飾自己多愁善感的內心。

“莫嘆新柳無舊意,只恨今夜月昨非。”

“恨秋風漸緊,寒蟬枯瘦,人在危樓。”

“騷人自古愛吟月,只因月圓照人缺。”

“笑年華空逝,覆水自難收。

望寒燈,孤清依舊;話桑麻,語斷淚還休。”

這些零碎的詩詞伴我度過了整個青蔥歲月。在那些孤寂的日子里,它們便是我最好的靈魂伴侶。

中學的時候,遇到了一群高山流水般的友誼。我們一起談天說地,一起暢想未來,一起幻想著在滾滾紅塵中策馬奔騰。

“夜來篝火相嬉戲,朵朵金花入夢中。

愿與君子同此趣,管它春夏與秋冬。”

“讀其文,識其人”,文字是一個人最好的心靈寫照。甚至于,你能以金錢誘導,讓趨利之人拍手稱頌;你也可以用強權威逼,讓軟弱之人俯首稱臣。但是,你卻很難強迫一個書生寫出違背自己內心的文字。古往今來,讀書人是最難被馴服的。樂就歡喜,悲就凄戚。所謂的“書生意氣”,大概就是這種了吧。

到了大學,有一天在圖書館看到一本書,名字叫《撒哈拉的故事》,我一下子被這個叫“三毛”的作家所癡迷。追隨她的故事萬水千山走遍。從此開啟了一段白話文的新旅程。

我開始嘗試寫小說,突然發現這又是另一種趣味。

在現實生活中,我們都是凡夫俗子,困于情、亂于心,受制于五谷雜糧,屈服于刀俎權貴。但是在小說里,我卻可以用文字來定義另一個世界。人物的歡喜、命運、性格、氣節,都可以在我的筆下熠熠生輝。那段時間我時常被自己小說中的人物氣哭、逗笑,仿佛是從“上帝視覺”在看另一個平行世界。

在有些文字中,我也會把自己代入進去,讓主人公披上我的感情色彩。喜怒哀樂,自有聲色。 

我一直認為,文字,是一個很酷的東西,你把它當做是情懷也好,當做是懷情也罷。當它成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,生活也就會多了些詩意。



  郭思廷/報道

聯系我們

聯系我們

公司地址:云南省昆明市經濟開發區信息產業基地林溪路188號

聯系電話:0871-67419925

芒果乱吗一区区三区四区